良月白

了世皆如梦,见心无所生。

书魂

这边发个完整版。


1.牡丹亭

 

Tom不喜欢春季,不喜欢春季潮湿的壁橱,不喜欢会让他轻微过敏的花粉,不喜欢窗外开始出现亮丽的色彩。春天唯一令人稍微舒服一点的是蛰伏了一个冬季的纳吉尼终于从沉睡中苏醒,用光滑又冰冷的身体缠绕上他的手臂,吐出猩红的舌头。

到了春天,这位斯莱特林的优等生更加不愿意外出,他整日窝在图书馆里翻着各类文献。

他随手抽出一本书,上面满是看不懂的东方文字,于是又放回去,想换个地方,没想到着一转身就是一阵湿热的暖风拂来,吹得他迷上眼睛,而他再次睁眼时却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桃园,片刻间头发和衣服就粘上了粉色的花瓣。

Tom嫌恶地将花瓣捻下,在桃园里漫无目的地转悠着,他是挺想回图书馆去,却被困在这里。

 

走了不久Tom看到有个人影,轻挥着锄头,一个小坑挖了好一会儿。然后那个人将身边的一个布料精致的袋子放进坑里,放完用袖子抹了抹眼睛,又开始将这个坑埋上。

Tom有些好奇,稍微走进了些。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处诉……”那个姑娘碎碎念叨,对,那是个姑娘。

Tom走近问道:“请问这里是……”

姑娘扭过头,看着这个穿得乌黑的西方巫师吓了一跳,她没见过长成这样的人。

Tom看着这姑娘像是哭过似的,眼睛泪汪汪,又有些红肿,便问:“您是怎么了?”

“我在葬花。”姑娘说道。

“葬花?”

“与其让花随着溪流淌到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还不如埋在土里干净。”

Tom未曾听过这样的言论,他觉得花倒不是什么清净东西,花粉让他过敏,而泥土也是污浊的东西,那些拥有麻瓜血统的巫师叫什么来着,泥巴种。

Tom觉得这姑娘的观点有些有趣,便和她继续聊下去:“你喜欢花?”

“有人不喜欢花么?”

“我不喜欢,花粉让皮肤起红色的小疹子,我也不喜欢鲜亮的颜色。”

“我见这满园桃花也没有让你起疹子。”

这时Tom才发现满园的桃花没让他感到任何不适。

“所以我知道这是梦……”Tom默默念叨。

“有人会在梦中知道自己在做梦么,我看到是有人百日做梦。”姑娘笑起来,杏眼里还有盈盈泪水的影子,煞是可爱。

Tom笑笑,说道:“我叫Tom,Tom Riddle。”

姑娘念了几次才把名字念对:“奇怪的名字。”

“你呢?”当Tom问道时忽然狂风大作,夹杂着桃花和潮湿温暖的气息,他想用袖子挡住,却在狂风中迷失方向。

他在风中听见那姑娘说她叫:“Lin Daiyu。”

 

当Tom睁开眼时,发现爬在在霍格沃兹图书馆的桌子上,上面摆了一本东方书籍。他翻着满目全是东方复杂的象形文字,只有封面有英文标注:Stone Story。

 

黛玉在潇湘馆里醒来,她依旧是那个贾府林家小姐,却莫名多了一个有西方巫师的梦。


2.庄周梦蝶

 

Tom这一年间断断续续地梦到黛玉,最开始是连着一周梦到黛玉在一种朵大色艳的花里,黛玉告诉他这种花叫牡丹,然后的一两次枝叶繁茂的石榴花,夏天隔三差五会在梦中莲花池旁与她相见,这时候黛玉开始和他聊起花神的故事。

 

“是因为杨玉环最喜欢杏花,李夫人最喜欢秋葵吗?”

“杨贵妃吊死后,他丈夫为她送葬时飘落的是杏花;而李夫人早逝,生命就像秋葵一般短暂……”

“看来花神都是死得与这些花相关,这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Tom突然为自己不喜欢花的品性找到了些缘由。

“也不是,这些花神的故事多半都是因为文人墨客喜欢赏花作诗,就造了些花神。”黛玉用团扇遮住自己的下半脸,低头看着池中睡莲,“所以也算是‘日日有花开,月月有花神’了。”眉头微颦,又露出她柔弱又愁苦的神态。

Tom向来不懂这小姑娘总在愁什么:“黛,你又在想什么?”

“花之开败,人之生死,花期与人生之长短,不过转瞬之间……”她的欲言又止,是让Tom难以猜透的心思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时不时挠着他的胸口,想去抓时,又被一阵风吹走,再也寻不得一丝踪迹。

“有魔法可以让凋落的花朵重新绽放。”Tom掏出魔棒,对着一朵即将开败的睡莲,念了一句奇怪的咒语,那朵花瞬间又恢复盛开的样子,“也有魔法,能让人永生。”

黛玉原本低头看着复苏的睡莲,但听到“永生”二字突然瞪大杏眼,看向巫师,然后摇摇头。

 

Tom突然醒过来。

 

他下课后第一次走到学校的湖边,看着同样盛开着的睡莲,水中印着着的只有自己。他用魔杖指向水面,用水幻化成黛玉的样子,瞬间黛玉的样子又跌进湖里,只剩一圈圈规整的水波。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Tom曾经看过一本据说是东方巫师流传的书籍,这里难得有译文的古代东方文献。

他起初觉得黛玉是自己梦中的幻象而已,可当黛玉说Tom同样是出现在自己梦中时,Tom觉得一个梦中的臆想竟然认为他才是梦,有些可笑。

 

可是,再定思细想,他到底是霍格沃茨的Tom,还是黛玉的一个梦。

如果梦中的Tom才是真实的,现在的自己只是在梦中?

Tom觉得自己似乎魔障了。

 

黛玉醒后走到莲池旁,看着那朵快败的睡莲,竟觉得有些意外,这朵花应该是被西方巫师重新赋予了生命,怎的这么快就败了呢?

 

3.长恨歌

 

黛玉的身体正如那朵将败的莲花,一天天衰弱下去。她不再出门,只能整日呆在屋子里,灌着一碗碗汤药。

这天她看着诗册子,听见巫师袍沙沙的摩擦声响。

“Tom,好久不见。”

“今天身体好些了吗?”Tom坐在她身旁,手中捧着一束玄墨金菊。虽然在梦里黛玉总是神采奕奕,可他却知道黛玉病的不轻。

“菊花已经开了吗?”黛玉捻起花瓣,再一根根拨开。

“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出门了?”

“也许是三天,也许是五天。”黛玉找了个花瓶,将上次放的木芙蓉拿下,又将菊花插进去,“Tom,在我死前,我们还能再见几次呢?”

“我不喜欢你说‘死’这个词,我会想到办法让你长久地活下去。”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我之前和你说过的。”黛玉将诗册子放下,指了指桌上枯败的木芙蓉。

“即使这样,你还是喜欢花吗?”Tom不解,不论是让他过敏还是短暂生命,花都找不到一丝令人喜欢的缘由。

“因为花是这个世上最美、最干净的东西……”

 

Tom开始寻求永生之法。

他想成为最厉害的巫师,这样是否就可以突破所有看似可笑的禁忌,甚至超越时空,去到真正的黛玉身边?

于是在禁书区,他发现了魂器的制作方法,为求稳妥又亲自试验,将自己的灵魂四分五裂。

 

“黛,你看,我将永生的咒语施在了这方手帕上,”他将手帕放在床头。

“我和你说过,我想要的永远不是永生。”黛玉支起身来,却不看那帕子一眼。

“那你想要的是什么,你想要的,我都给你。”Tom有些心急,恐满足不了她最后一个心愿。

“我……”黛玉张张口,想到了早逝的双亲,无望的爱情,无福受享的生命以及在梦里才会出现的巫师,却只能说出:“我什么也不想要……”

Tom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力,他到最后,也不知道她想要什么,也无法满足她一个心愿。

园里的腊梅传来阵阵幽香,黛玉很想带巫师去看看,可是在梦里,她也走不动了。

 

黛玉死前再也没梦到过西方巫师,最后那一刻,她只想将那方手帕连着诗册子烧了,可她忘了,巫师给的手帕从来没有从梦中到过她的手里。

她想要的太多,想要巫师常伴身边,想要健康的生命,想要慈爱的父母,想要……爱情。可是巫师在梦里,现实中他无能为力。

她想对巫师道谢,谢谢梦中所给予的快乐,谢谢为她完成愿想的好心。

她想,也许死了,真能长久地活在梦中……

 

Tom最后一次做梦是梦到第一次与黛玉相遇的花园里,桃花灼灼依旧,却少了那位柔弱温情的少女。

他在黛玉葬花的那棵树下等到醒来,黛玉没有来,他知道,黛玉死了。

 

4.桃花源

 

到此Tom觉得这个荒诞的梦终于可以结束了。

这个叫Tom Riddle的人从图书馆的桌子上醒来,他是一个普通人,不会魔法,只是碰巧和哪部畅销书的大魔头叫了一个名字。

“你说伏地魔在梦中爱上了一个中国女人是不是挺荒唐的。”他向身旁的同学说道。

“你说你吗?”同学打趣道。

“不,我说的是伏地魔。”他顿了顿。“我做了个这样的梦。”

“你等我捋一捋,”同学有些绕不过来,“你是说你梦到伏地魔梦到一个中国女人并且爱上了她?”

“对。”

“后来呢?”

“后来那个女人死了。”

 

夜里,他打开搜索引擎,手指却悬在键盘良久,黛玉的名字,他只知道读音,她教过他中文的写法,可他不会中文,早已忘记那几个象形字复杂的笔划。

他回忆了一会儿黛玉名字的写法,又恍然大悟般察觉自己的荒诞,梦中梦怎么可能在搜索引擎中存在呢?

反复琢磨梦境,最终他在Table中打下“Stone Story”。清脆的键盘声在房间里回响,终于终结在他悄然无声的夜里。

Tom花了一个月将这本书的英译本看完,才发觉到不论是梦里还是书里,黛玉是真的死了。

 

黛玉难得记得自己在梦中梦到了一个西方巫师,她也记得因为梦中短暂生命的残缺与遗憾,想到这她越发讨厌起自己的名字来。

她的父母为她取了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林黛玉。当她可以察言观色和读书识字的时候,她对这个名字开始厌恶起来,因为这个名字似乎是一切短命与不幸的诅咒,好在幸运的是她还是活过了黛玉的年纪。

她想起那个梦境,但是巫师的相伴又给这个凄惨的梦增了一丝暖意。

她觉得她应该是思春了,就像杜丽娘一样,在梦中遇到喜欢的人,但是转眼又如淳于棼、卢生一般,一梦黄粱。

 

第二年春天,Tom去了一趟中国,雇了一个中国学生当翻译和向导。

“你要看《红楼梦》?那是越剧,我都听不懂,这样吧,《临川四梦》最近巡演听说有英文册子的,但是就是昆曲,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可以。”

Tom即使对照着英文册子也难以理解剧里内容,只听完《牡丹亭》上本就出了剧场,向导还在里面,看得尤为起劲,他也不好打扰。

他独自漫步在剧院附近的园子里,误入一片桃林,这片林子犹如他梦中所梦。

初时见到这棵树时他有些错愕,一会儿便听到一阵轻慢的步伐。一个姑娘缓缓朝那棵树走去。

他缓缓走近,看着她熟悉的脸。

“您好,我叫Tom Riddle……”

 

他想起片刻前看的戏册子里的一句话: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

大概里面用了很多高中课文梗

牡丹亭里杜丽娘与柳梦梅的思春梦中相遇

庄周梦蝶中庄子梦里梦外的辩证哲理

十二花神的故事

长恨歌里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生死相别

桃花源记里的本不存在的世界的重逢


可以……算个HE吧……

评论(1)
热度(20)
© 良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