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世皆如梦,见心无所生。

© 良月白
Powered by LOFTER

送君千里

觉得还是要养成些写作的习惯,而不是一股脑的段子。
虽然写的东西就像这本记本的名字般,并没有什么乱用。

我有个群,里面的好基友是七八年前就认识的,算是最早认识的一批基友。
想想在网络里聚聚散散了这么多,这群人也依旧是原来的阵容,回过头想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这么多年过去,群里不像以前般热闹,但是只要一有人吱声,在的人都会过去闹闹。不像现在,就算看到单独的留言,也会缓到实在没啥事了才去回复。
群里的人现在几乎都在传媒视觉方面工作或学习,有的在深圳画原画,有的在国美学设计,有的在武汉学广告,有的在江西做动画,似乎都按着当年的梦想那般,想着真有些不可思议,除了我,她们谁都没有妥协。
上半年大凹说要出国了,冲着移民去的,想着他可能不再回来,阿龙准备在他走前大家聚一聚,我看着国庆的机票,熙儿看着国庆的日程表,阿龙说过几天就辞了工作,想去哪就去哪,万万没想到大凹已经到了地球的另一半。

阿龙问他,你走前怎么也不和大家打招呼呢。
他说走前有些上火,有些心悸,怕聊着聊着,又没有了离开的勇气。
大凹真是个白痴,大家这么多年来每走一步不都是一直鼓励来着。

其实大凹的走,是计划之内的。
本来是四年前高中毕业就准备出去,结果没有申请到学校,硬生生拖了四年,而这四年中,大家除了偶尔聊聊都没有打算见过。
现在想见面了,却似乎再也没机会了。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感谢大家在八年里的相伴,即使可能在这一生中不复相见,也似乎不算什么太大的遗憾。
评论